伞修、韩叶、楚郭

【伞修】知秋帝的叶苏氏 下


上 

http://sky46017.lofter.com/post/1f3195f2_ef37c573

(下)

我中毒了,苏沐秋说出之后叶修愣了一下,酒杯直接摔在了地上。“什么时候?”

 

“您继位的前一夜。”

 

叶修叶秋是双生子,生在皇家身不由己。元后曾言,不求继任大统只求平安喜乐一生。但是现实总是痛苦的,元后病逝新后继位,九子夺帝的闹剧也因此上演。

 

元后是左丞相之女,知书达理入主后宫后一切事物有条不紊的进行。继后是先帝的侧福晋一生好妒,后宫三个月内变得乌烟瘴气。

 

叶修十六岁那年,大婚之后就兴建了王府。王府一切摆设全是按照苏沐秋的喜好而来的。苏沐秋喜欢荷花,叶修便挖了池塘移植了荷花。苏沐秋偏好古玩,叶修就搜罗古玩填充书房。甚至苏沐秋想要开私塾教导学子叶修也一一满足。

 

“卧槽,苏沐秋。原来你这么值钱啊。”叶修躺在怀里数着银票这是他最近的新爱好借着月光数银票。“重金求墨宝,你这钱倒是好赚的很。”数完银票,叶修一张一张的收起放入盒子中。

 

“一般一般,谁让我的阿修是一个小财迷。”苏沐秋捏了捏怀中人的鼻子,之后亲了上去,春宵一刻值千金,修王爷且过且珍惜吧。

 

先帝一生清明廉政,但是每年的生辰却并不能由己。各地的寿礼随着皇帝的寿辰也都涌入到京城。皇亲国戚、纨绔子弟总是有些特权的。继后一派,一朝上位目无王法也是情理之中。

 

“天子脚下,目无王法”小捕快双手叉腰直视眼前的贵族。身后的羽林卫拦住了这队车马。而苏沐秋看到的景象就是邱非以一人之力阻挡着继后子侄的车马。

 

“臭小子,你认字吗?”马上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语气牛气冲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倒是逗笑了苏沐秋身边的叶修。

 

“沐秋,我猜这小子一定不知道邱非的身份。”

 

苏沐秋配合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求老将军征战沙场的时候,他还裹着尿布满地跑呢。”苏沐秋就是叶修肚子里的蛔虫,自家王爷最爱的就是看热闹,他便拉着叶修找了家茶楼看着眼前的好戏。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中年人的宠物冲撞了车马,车马翻腾造成了踩踏,一片混乱之后,人员伤亡。邱非作为负责皇城安全的御林军,在讨要医药费用而已。

 

邱非虽出身于将家,但是脾气却是一等一的好,能讲道理绝对不动手。叶修等了半天的好戏也没开场。“邱非什么时候学的那些,之乎者也的大道理听的头疼。”

 

“恩,我倒是喜欢这个性子。”苏沐秋下了楼,站在邱非身边。邱非看见来人便站在一旁,而对面的中年人看见苏沐秋也是大吃一惊。

 

苏沐秋示意邱非将罪魁祸首交给他,随后抽出袖中的软刀,直接一刀捅进了紫貂的心脏“既然是畜生惹的事,处死了就好。”说罢,就将垂死挣扎的紫貂摔在了中年人的眼前。

 

“你........”男人指着苏沐秋,但是被他冰冷的眼神震慑的却说不出话来。“邱统领,统计好费用送到太子府。”

 

“我赔钱......”男人最后喊道。

 

叶修本身就是爱美人胜过爱江山的人,他余生所求并不多只求与苏沐秋双宿双飞而已。生于皇家身不由己,元后却给了叶修最大的自由选择最爱的人过最喜欢的生活。但是总归天不如人愿当叶修坐在主位上,面前跪了一排宫人,他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死人一般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梧桐宫,什么时候跟了继后的姓?”叶修摔了手中的茶杯,茶杯碎片飞溅到了宫女的额头留下一道划痕。苏沐秋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宫女,伸出手握住叶修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事情的缘由很简单,叶秋中毒了,而且是慢性毒药。

 

“谁无辜,谁有罪。我并不知道,所以查不出来全都陪葬。”苏沐秋一开口跪在地下的人更是颤抖,求情声此起彼伏但是苏沐秋并没有理会伸出手指了一个人“既然,是你送的粥。那就赏你一碗一样的。”听到话被点名的小太监头磕的如捣蒜,但是这并不能改变苏沐秋的决定。当一碗加了料的粥下肚之后噩梦才真正的开始“你家还有一个九岁的弟弟,本宫也替你送他陪你。”苏沐秋起身低着头看着还剩一口气的小太监说道“下辈子投胎,找一个好主子。”

 

解决完送粥的太监,苏沐秋又走了两步来到梧桐宫的大宫女身边“王爷十六岁大婚建府你就在,你是父皇的人,我放你一马。”

 

“王妃,饶命。”

 

“你好好的听着,一字不漏的转告父皇。”苏沐秋俯下身在绿芜的耳边说道“想活命,就听话。”

 

苏沐秋转身回到主座“一个一个来,谁下的毒,自己站出来。”绿芜打了一个激灵之后抬头便对上苏沐秋的目光,她心里终于清楚了真正手上沾着血的是这位主,也理解先皇后曾说的苏家人没有善只有忠。

 

“你们既然跪在这里就没有活路了,早点说我还能留些亲人给你们。”苏沐秋示意绿芜起身,等绿芜起身站在苏沐秋身边她才意识到能保住一条命是看在元后的面子上。“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读,别读错了。”绿芜手上是所有宫人详细的信息,家在何地、几口人、年龄都一一摆在眼前。“赵贵,湘江......”绿芜读的很慢,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等到所有人的资料全念完之时梧桐宫浓郁的血腥味中胆子小的宫女已经吓得晕倒在地。

 

“抬到他们主子宫里,剩下的交给他们自己处理。”一切如苏沐秋所言,宫人被挖了双眼,割了舌头,折断双腿抬着去各宫中。而他自己则带着绿芜直闯卧龙宫。

 

“父皇,您输了。”苏沐秋见到皇帝连跪都没有跪“退位吧。”

 

“你......”也许先帝放纵继后开始,九子夺帝位开始,他这个皇帝也就没有了威严。

 

“苏沐秋,你这是逼宫。”

 

“父皇,您逼着叶修继承大统之时,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苏沐秋转身离开后,皇帝寝宫关闭,一生风光无限的帝王最终也死在了一杯毒酒之下。而那日卧龙宫的所有宫人都被处死,无一幸免。

 

“沐秋,我什么都没有了.....”叶修身穿龙袍坐在桌旁举起酒杯“皇后,朕只剩下你了。”苏沐秋举杯,一饮而尽。

 

知秋五年,亲王叶秋看着眼前身穿红色嫁衣的哥哥一言不发。

 

“叶秋,你知我心,这天下本就是你的。”叶修什么都不想多说,他只知道解脱了。

 

知秋五年,皇后病逝一月后秋亲王因久病也随后过世了。叶秋翻看着眼前的奏折,拿起朱笔圈上了邱非的名字。

 

知秋七年,继后入主东宫。

 

知秋九年,选秀。

 

“恩?你的意思是,最终......”叶修靠在苏沐秋的怀里,消化着他的话。

 

“知秋帝,终归是为皇后殉葬了。”

 

 

 -------------------------------------3-------------------------------------


评论
热度(42)

© 甜甜的梨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