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韩叶、楚郭

【伞修】苏侦探和叶法医的日常 5-7

第二弹


真假道具(1)

 

“这闪光灯的密集度,闪瞎双眼都不过分。”叶修看着苏沐橙走过红毯面对着刺眼的闪光灯依旧能摆着美美的造型,就是一个字服。

 

“这是职业精神,这只能证明沐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苏沐秋看着自己的妹妹,真的是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

 

叶修坐在最后排,看着舞台上的主持人公布主演,戳了戳苏沐秋问道“你的那些作家联盟的成员都到了?”

 

“到了,等结束就带你去见见他们。”

 

“恩?我有说过要见他们吗。”

 

“没有,是我需要炫耀,所以叶修可以陪我一起去见他们吗?”苏沐秋悄悄的伸出小拇指勾住叶修的手指。

 

“结束了。”苏沐秋看着眼前四散的人群,挥了挥手几个人便朝这边走过来。

 

“叶修睡得还挺熟。”方士谦伸出手戳了戳叶修的脸“着火了。”

 

“哈哈哈。”叶修完全是方士谦的笑声吵醒的。

 

“你怎么在这。”叶修看着眼前欠扁的人伸手直接捶了过去,方士谦躲过叶修的拳头“回国竟然不通知我。”

 

“想给你一个惊喜。”

 

“明明是惊吓。怎么,局里给我配备的助手是你啊。”叶修起身跟在苏沐秋身后,方士谦、林杰、张益伟、方世镜以及吴雪峰都是熟人。

 

“作家联盟小分队?”叶修看着酒桌上的人在对应一下笔名好像没有那么奇怪了。

 

“差不多吧,还有一个周泽楷。”方士谦举起酒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干杯”酒杯碰撞到一起,本来方士谦抓住叶修想灌醉自己的小师弟的瞬间苏沐秋的电话就想起。

 

“阿修,有案子。”苏沐秋拦住方士谦的酒杯“要一起去现场吗?”

 

“有必要吗?”方士谦夹起花生米“不去,反正没有我的事。”

 

“这可不一定,微草、轮回、嘉世斥巨资投入的《却邪2》剧组。有兴趣吗,众位。”叶修依旧拿着酒杯看着几位明显变了脸色的老友“一起吧。”

 

“什么情况?”苏沐秋举高警戒线让叶修更畅通无阻的通过。

 

“死者是却邪剧组的总道具师崔立,这次嘉世的道具组的负责人。初步判断是子弹打破腿部大动脉,失血过多而亡的。”乔一帆将报告交给叶修“师傅,英杰在里面。你们都偷偷的瞒着我。”说完,乔一帆自己都脸红了。

 

“恩?我可没瞒着你,我都不知道是英杰。”叶修接过报告,看着自己红着脸蛋的小徒弟,真的是可爱啊。

 

“道具枪?”苏沐秋问。

 

“是啊,道具枪。”乔一帆回答道“道具枪是真的,但是子弹不能是真的。”叶修接过乔一帆的话“去现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叶修戴上手套,蹲在高英杰身边。“师叔,死者喝了大量的酒。”高英杰让开位置,更方便的让叶修看的清楚。“死者是在那边中枪,死在这里。现场为第一案发现场。”高英杰指了指不远处血迹开始的位置。

 

“自治火枪?”叶修接过证物组的证物“英杰你和一帆去调查一下是不是出自同一把手枪。”

 

“好的,明白了。”

 

“有什么看法?”叶修问道“封闭环境,不容易杀人啊。”

 

除非是蓄谋已久,不然这种环境下很难完成杀人案。”苏沐秋拿过目击证人的证词“据知情人,死者崔立,富二代一个。父亲给他找的兼职,最爱喝酒打牌。枪是自制,蓄谋已久的谋杀?”

 

“子弹的来源呢?”

 

“初步判断是自制的,等一帆和英杰的现场证人证词吧。你有什么发现?”

 

*“恩,有的。他的右腿完全的被血液浸湿,但是其他部位并没有什么血迹。枪口印痕非常的清楚,产生的伤口是一个很小的枪口,这是接触性的射击所造成的。枪的威力并不大,死者腿部并没有弯曲,但是子弹打穿了股动脉,造成失血过多。酒精过量,加快血液循环,于是就这样了。”

 

“这个是致命伤?”

 

“大动脉,失血过多,你说呢?”叶修翻找工具,找出探针沿着创道深入。

 

“带回法医室,通知英杰解剖。”

 

“不是枪支走火?”苏沐秋问道。

 

恩,你看这个是枪口。枪身这么长,死者需要弯腰朝向自己的膝盖射击而不是在行走的过程中,被枪伤。”叶修一边解释一边演示。

 

“说实话你这本小说排成电影怎么这么坎坷,老出事。”叶修随口问道“你说是不是嘉世最近风水不好。”

 

“学医的也信风水?”苏沐秋看着叶修问道。

 

“了解,了解而已了。”


真假道具(2)

 

“怎么会想到调到局里?”叶修看着帮助自己验尸的高英杰问道。

 

“师叔,你也知道微草的家训就是自己喜欢的要自己争取。况且医院也并不是非我不可。”高英杰穿好隔离服打开录像“你也知道,一帆工作时间太宽松,我得近水楼台先得月。”高英杰帮助叶修翻过死者的尸体。


“呦,纹身挺帅的。”叶修看了一眼纹身说道,叶修的手触摸死者的头部“有肿块,看来是头部受到过击打。英杰过来取证。

 

“你这边怎么样?”苏沐秋身后跟着乔一帆。叶修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再看看苏沐秋算了吧,自己介绍吧。

 

“苏沐秋,苏队。乔一帆,实习警探犯罪心理学专业。高英杰,新来的法医助手。”叶修向几位已经熟识的人做着自我介绍。

 

“我这边发现死者头部受到过攻击,但是不至死。你们那边怎么样。”

 

血液检验,新杰那边的鉴定的是严重醉酒。昨天与崔立有接触的人,正在审问。”苏沐秋将报告拿给叶修看“还有一个消息,崔家要求限期破案。老韩给了三天时间。”

 

“啧啧啧,富贵人家事真多。”叶修刚说完就感觉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算了吧。当然,高英杰的脸色有一点微微的变,近在隔壁商业大楼的叶总裁打了个喷嚏。

 

“现在,凌晨2点,去吃点宵夜吧。”叶修招呼几个人去吃夜宵。

 

叶修每次夜宵的圣地都是百花餐厅,张佳乐的会员卡完全免费,自家弟弟开发的楼盘永远不会出现安全问题。

 

“人有点少啊。”叶修环顾四周,看了一下上座,今天出奇的少啊。

 

“不许吃辣的。”叶修刚报出麻婆豆腐一秒就被苏沐秋否定了。“苏沐秋,我好恨,我就不应该跟你一起出去。”

 

“好好吃饭,等过几天我给你做。”

 

“恩,吃饭,苦瓜炒鸡蛋。”

 

“一帆喜欢甜的,要一个焦糖布丁。”高英杰接过菜单,刚刚叶修的苦瓜炒蛋肯定是不符合一帆口味但是当菜真的端上来的时候高英杰才意识到,这简直就是煎鸡蛋啊压根看不见苦瓜耶。

 

 

吃饱喝足,苏沐秋打发了二人组回家明早接班自己带着叶修回办公室。

 

“有什么要和单独说的吗?”叶修挖着布丁看着电视剧。

 

“崔立是刘皓的损友,前几天新杰他们发现刘皓和崔立联系后脚崔立就死亡,崔立的电话记录显示,生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刘皓的。所以我们怀疑这事可能和刘皓有关。”

 

“陈夜辉的案子里刘皓最多就是教唆,并没有参与到案子里,这个案子联系不大。”叶修继续挖着布丁“苏大大,你不能因为刘皓和沐橙不和就乱怀疑呀。”

 

“我只是多考虑几方面。又没说案子是他犯下的。”苏沐秋拿过叶修的布丁递给叶修牙刷牙膏去刷牙,一直吃甜的小心蛀牙。

 

“知道了,苏大大。”

 

叮叮叮

 

电话声音吵醒了正在补觉的叶修“您好,重案组线。”

 

“检验科,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证物射击时会有火药的泄露。”

 

“好,谢谢。”

 

“苏沐秋,证据来了。”叶修放下电话直接冲着卫生间喊。

 

“叶修,你这是要干什么。苏沐秋出外勤了,有事跟我说吧。”张佳乐刚出卫生间就看到叶修大喊大叫。

 

“张佳乐,你和我再去一次现场。”叶修拿着风衣便跟张佳乐出门。

 

“乐乐,你们最近忙什么了,人都看不见。”张佳乐正在打方向盘“集体中毒事件。涉及很广,影响巨大,保密政策。”

 

“恩,懂了。”叶修往后一仰“我得再睡一会,到影视基地外的那个奶茶屋提醒我一下,沐橙和云秀最爱那里的丝袜奶茶。”

 

“知道了,你睡吧。”张佳乐看着闭上眼睛的叶修心里依旧突突的,这次集体中毒事件涉及范围真的是太广了不仅牵扯到嘉世的案子,还包括叶氏、百花和楼氏苏沐秋和孙哲平千叮万嘱别透漏。最难以开口的还有前几天韩文清截下了张新杰的检验报告,苏沐秋直现在在总局闹冯老,这一件件都不能说,全需要保密。真是太艰巨了。


真假道具  3

 

“苏队,招了,的确有问题。”张新杰看着苏沐秋直接将报告递给苏沐秋“叶修这次判断失误了。”

 

“你怎么看?”苏沐秋翻看着几个证人的证言问道。

 

“申请并案”

 

“丝袜奶茶两杯,小吃套餐一份。”叶修飞快的打包好,张佳乐表示,速度可真快。

 

“叶修哥,东西呢?”苏沐橙今天状态不对,张佳乐看着穿反穿衣的苏沐橙,这是怎么了?然后,看着叶修把银行卡一起递了过去好可怕。

 

“怎么的,有什么新的发现?”张佳乐直挺的躺在地上,叶修倒是居高临下看着他,“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打在腿上而不是打在别处。直到你躺在这里,我才想明白。”

 

“什么?”张佳乐爬在地上也没想明,有什么问题?

 

“却邪设定还记得吗?好好想一下。”叶修就这么看着他“昨天我去了百花,你瞒不住我。”

 

“家破人亡,复仇啊。主角的父亲被下毒,母亲被折……”张佳乐突然说不下去了,场景布局真的有点熟悉。

 

“懂了?我也在想,不过今天一个问题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你的保密是工作人员食物中毒事件,对不对?”叶修就这么等着张佳乐的回答。

 

“俄罗斯转盘的玩法,一局生死。”叶修不紧不慢的替他回答。“一个富二代,喝的死死的,被谋杀,清晰的分析方向。只要四个牌友有烟火反映就可以定案了。”

 

“有,昨天就做过测试。”张佳乐觉得坦白比较好。

 

“陈夜辉的案子你们瞒我做小动作了,这次竟然又来掺一脚。”叶修并排躺在张佳乐身边“崔立的案子挺简单的。我们演绎一下,以后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所有问题,不然,我去闹闹冯老。”

 

“你替我保密,我替你保密。”

 

“成交。”

 

“崔立当晚,打牌的牌友证言完全没有问题,之前我们的推理在自制火枪上分歧就开始。道具组应该做到的是以假乱真。崔立身上的弹口很小,而且按照枪长不符合走火条件,分歧产生在我认为这是谋杀以后所有的方向就乱了。”叶修起身,拿了一块砖头“我当时在想,人的头部都被砖头敲打,为什么还要用枪。”

 

矛盾,有矛盾就会有突破口。后脑的肿块证明是死之前的创伤,但是并非在子弹之后。案子里被忽略的是时间顺序先后,被打破大动脉和酒醉还有后脑的伤。酒在前,中弹在后然后是头部受伤。

 

 

“针,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上一次没有发现但是这次,我找到了。叶修掏了掏兜“银针止血听过没。”叶修展示了证物袋“中枪在前止血在后,之后被袭击。”

 

“针哪里发现的。”张佳乐突然就明白了,苏沐橙和楚云秀的态度,两个平时注意仪表的女生,今天有点不对“垃圾桶?你竟然让两个妹子翻垃圾桶……”

 

“嗯,不然怎么能找到。”叶修就是点了点头“苏沐秋提到刘皓的时候我就在想有什么关系,现在找到了。”

 

“你还没讲明白呢。”张佳乐继续说道“你脑袋生锈了?俄罗斯转盘一发子弹,我可没说崔立输了,决定生死的问题,还需要救人?”

 

“反悔了?争夺之间走火?这不对。”

 

“这样。”叶修找人要了一根木棒“打架的时候需要人拉着,以后枪在争夺的时候,开枪的人胳膊在这里,被拦住双臂需要用脚踢,以后正好。然后走火,位置刚刚好。”

 

“现场有第六个人?”张佳乐突然就明白了“你竟然能想到这么多?”

 

“也没想那么多,沐橙发现银针的时候我才想到。而且,我刚才签字的时候看见了访客签字。”

 

“凶手是谁?”

 

“还用我说吗?”

 

“砖上可没指纹。”

 

“清洁工。”

 

“嗯。”

 

“人抓住了吧,以你的个性都应该做好准备了。”张佳乐决定挺尸“我要说的事情,很简单。陈夜辉没有烧伤食道直接融入胃里的胃酸,是因为是包裹着低度硫酸入胃。前几天,却邪剧组集体中毒也是因为这件事。”

 

“投毒?”叶修轻轻吐出两字“按却邪的套路走的。苏沐秋干什么去了?”

 

“总局。”

 

“下一个是什么?父亲、母亲、姐姐还是妹妹?”

 

“柳非!”叶修和张佳乐直接冲向主楼。千万千万要赶上啊!

 

“叶修哥,出事了。”苏沐橙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的那个瞬间,叶修真正的感觉到了无力,是他们节奏太慢,赶不上变化。

 

“苏沐秋,却邪有原型对不对?”冯宪君声音有点抖。

 

“十五年前,茶商苏家灭门,冯老有记得吗?”

 

“翻案重查吧。”冯宪君直接扔过档案袋,有些事还是交给年轻人的好。

 

我们曾经都想当上帝救赎众人,最后都变成了路西法坠入黑暗无边。

 --------------------------------------------------3-----------------------

*加粗选自《法医秦明1》


您的好友却邪上线了


《却邪》


第2章  家破人亡

 

十三岁,叶知秋的经历能代表什么。父亲被心腹毒杀,母亲被叛军折断双腿,姐姐被毁容貌,妹妹还在襁褓之中。而自己呢,站在天山之颠,看着国破家亡。

 

“愿意跟我修仙吗?心系天下。”

 

“天下可曾系我一家。”

 

“修仙?本尊愿助你成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要的是唯我独尊,天下跪拜



评论(4)
热度(55)

© 甜甜的梨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