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韩叶、楚郭

【楚郭】老楚的小尾巴 7


(2)老楚的虎系小尾巴郭


特调处众人过得十分舒坦,当然除了楚恕之以外。案子没有头绪,中招的人不增不减就那么几个,这几个人的人际关系被林静查了个底朝天根本没有任何交集。

 

第一位受害者就是我们之前说的壮汉变成小绵羊的那一位,是一家健身会所的老板,平时为人亲切喜欢小动物并且可以确定有一颗无敌少女心。第二位受害者是他的妻子,全职太太平时可能会有刁蛮任性但是人缘十分好。第三位是特调处的小郭,社交范围除了特调处就没有任何圈子的小郭同学。

 

“首先,我们要确定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引发了这一系列的变化。”赵云澜坐在特调处的长桌前双脚搭在桌子上。

 

“我觉得吧可能是放大镜成了精。”大庆甩了甩尾巴,指挥郭长城移动手机摄像头,打算找到最佳的摄像角度“通过光线照射来改变性格,放大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

 

“可能会是催眠。”汪徵翻看着基本有关心理学的书刊“书上说,通过催眠也可以达到某些效果。”

 

“蛇族好催眠,祝红你试试能不能把小郭催回来。”赵云澜觉得汪徵说的十分有道理,点名祝红尝试一下。

 

“我不同意。”楚恕之反对道“祝红能力有限,容易伤己伤人。这一个小郭还能控制,万一祝红被反噬,后果不堪设想。”

 

“我觉得没事,功德笔事件我们不都中招了吗?特调处也没乱啊。”林静在百忙之中抬起头补充道。但是这一补充让赵云澜回想起那段生不如死的性格对掉事件“算了吧。”赵云澜起身去接自家的亲亲黑袍哥哥了。

 

“副处,你觉得这张怎么样?”经过了漫长的一个小时的拍照时间,郭长城摄影师和大庆模特终于在百十来张的照片中选好九张图片一次性的上传,大庆不愧是一只拥有六位数粉丝的知名猫博主,几分钟后,几百条评论喷涌而来。

 

‘这黑猫也太胖了吧,该减肥了。’

 

‘需要运动了,再胖下去就成小猪了。’

 

本来这种说大庆胖的评论的下场就是被删除,但是今天的小郭并不是平时的小郭。只见郭长城迅速的拿出手机登上微博,回复那几个评论。主旨大意就是,这不是胖这是丰满、胖怎么了,我养的、或者是胖吃你家小鱼干了怎么了?在众人感慨着小郭以一敌百兴奋的杠言论的时候,楚恕之觉得小郭的洪荒之力这东西还是被封印的好。

 

“小郭,跟我出外勤。”楚恕之觉得还是让小郭远离网络“副处,如果还有人说你胖,等我回来怼他。”大庆甩了甩尾巴表示知道了。

 

“楚哥,我来开车你最近都没休息好。”郭长城一马当先开了车门做到驾驶的位置上。“恩,去刘虎的健身会馆。”刘虎就是那个有着少女心的硬汉子。

 

小两层的会馆不算太大,第一层是一些基础运动设备,二楼隔出一半作为浴室和更衣室,剩下的房间是瑜伽等一些运动的活动室。

 

楚恕之带着郭长城走了一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你们老板一般都在办公室吗?”

 

“不是的,有的时候会去隔壁的拳击场。”

 

“好。”离开健身会馆之后,楚郭两个人按照店员的描述找到了拳击场。拳击场不大,乱糟糟的音乐、群魔乱舞的年轻人、各色的灯光闪烁更像是酒吧而非拳击场。

 

“我这的规矩就一条,打败对手,消息全都奉上。”老板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像一个装饰用的圣诞树。

 

“没问题。”这三个字并非出自楚恕之的口中而是郭长城拍了拍胸口保证可以赢。尴尬,这是楚恕之的第一个感觉,他伸手将小郭拉到身后“成交。”

 

拳击是一项热血的运动,你可以自由的发泄任意的伤害,展示你男子汉的气概,燃烧内心。身材真棒,倒三角人鱼线还有六块腹肌,手臂流畅的肌肉线条还没有多余的肥肉,自己的男人真帅。

 

楚恕之将外套扔给郭长城,自己走上台子,“喂,那边的那个圣诞树,给我男人一副手套。”郭长城冲着拳场老板喊道。

 

“他的对手也没有拳套。”

 

“你傻啊,我男人手劲大,我怕赔医药费。”郭长城说完以后就再也不看那边坐着的圣诞树,眼神一直盯着楚恕之不留一点空隙。

 

擂台上的两个人最终都得到了一副手套,楚恕之觉得郭长城还是赶紧变回来的比较好。平时像小猫一样温温顺顺的偶尔炸一下毛还是挺好的,但是现在个性有点张扬办事不计后果,有点HOLD不住。

 

台上两人,你来我往来来回回几分钟,楚恕之的对手就倒地不起。“我就说么,我男人手劲大,你还不信。”郭长城转身得意洋洋的冲着圣诞树说道“交货。”

 

“这是全部监控录像。”带着墨镜的保镖将U盘交给楚恕之。

 

“楚哥,刚才真的是帅呆了。”郭长城挎住楚恕之在无数妹子的红眼下走出了拳场“刚刚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吗?”楚恕之问道。

 

“挑战台的右侧有一排窗子。”

 

“恩。”郭长城依旧保持着挎着楚恕之的动作“我不太喜欢那些女人看你的眼神,探究的目光太严重了。”

 

“是吗,我都没注意。”楚恕之觉得其实这样敢于表达自己的占有欲的小郭也是不错的,至少不用他去花费心思猜自家爱人的心,当然这份心情仅仅保持了几分钟而已。

 

“碰瓷,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车牌。”郭长城插着腰,对着躺在地上碰瓷的女子说道“我就说你了,疼是不是,我撞到你了是不是。你继续喊啊,等救护车来了我带你做个全身检查,这要是没有骨折受伤,我告你诽谤加诈骗。”楚恕之觉得经过郭长城这么一说,地上的女人脸都绿了,这是要马上要起身挠小郭的心情。

 

“还有你,你怎么劝人的。给钱了事,你是谁我得听你的。”怼完地上躺着的女人,小郭又开始怼拉偏架的人,还有被拉住的倒地妇女的老公。“你还是个男人吗,不关心自己媳妇就知道钱钱钱,钱能给你生孩子还是做饭啊”说着,郭长城还冲着倒地的女人说道“这种男人也嫁,跟你眼瞎敢碰瓷特调处一样,你上辈子莫非是虾爬子精啊。”

 

等赵云澜带人来看戏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碰瓷的人自己起身被众人拦着禁止她靠近郭长城,防止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长指甲挠到郭长城的场景。

 

“精彩啊。”这是特调处对于这一事件的完美评价。


评论(7)
热度(67)

© 甜甜的梨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