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韩叶、楚郭

【伞修】苏侦探和叶法医的日常 14

声 (3)

两个人相处更多的是情绪上的互动或者称为情绪上的磨合更加的准确。一方征服另一方的爱情也许是不平等,一方为另一方改变也许是妥协的,但终究都会产生名为爱情的结果。

 

苏沐秋是一个理智的人,这一点叶修最清楚。无论是他计划的未来还是走过的曾经都是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中。在一起甜甜蜜蜜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苏沐秋在完全康复的时候就送走了叶修。

 

叶修原本是拒绝在他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充满着火药味的紧张形势下离开苏沐秋的,但自知之明提醒他,如果不离开会是拖后腿的最佳人选。

 

苏沐秋进了重症监护室,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门口身穿制服的安保明确禁止任何人探视。叶修并非是坐等结果无所事事的人,回家求着自家老头开开后门,直接在家里亲切的接待了冯老。

 

“你可答应我要保密。”冯宪君再三要求叶修保密,一个无神论者逼着叶修对天发誓。

 

“绝对保密,我乱说出去我就是小狗。”叶修手指并拢大拇指搭在小拇指上,剩下的三根手指齐齐的竖起,举高手臂“我发誓。”

 

“这是一个特殊的任务,时间不限,目的只有一个找到一个人。”冯宪君示意叶修别站了坐下,听他慢慢的说。

 

时间不限的任务,要么就是需要收集大量的线索的任务要么就是一个线索明确长期潜伏等待一击必中的任务。苏沐秋所接到的任务正好是第二个。

 

苏沐秋代号神枪手,需要做的就是盯紧一个人,等到这个人有所行动的时候抓住他或者击毙他。

 

“然后呢?”叶修十分想知道案件的详情,但是冯老非常坚决一点也不打算透露“是一个很重要的身上有很多人命的人。”

 

“那他的结局呢?”叶修依旧不死心的继续问,但是冯宪君也只是摇了摇头“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的确,不久之后叶修就真的知道了答案。

 

苏沐秋转到普通病房的第三天就被叶修推着轮椅去参加一个葬礼。很简单的葬礼但是出席的人物都是黑灰两个地带有头有脸的人物,叶修看了看黑白的照片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照片上带着微笑的男子就是苏沐秋那个便宜的父亲或者准确的说是舅妈。

 

“他是顶级的杀手,所以你还能见到我真的是他手下留情。”苏沐秋的声音有点发哑但是还是可以听的很清楚。送别的人很多,但是叶修看得出来抱着照片的男人双眼无神,呆呆傻傻的,伤心过度。

 

送走参加葬礼的人之后,叶修推着苏沐秋跟着苏舅舅来到屋内“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金盆洗手了,但是他所背负的罪恶却依旧在。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穆柯看着外甥还是一脸愧疚的表情不由得轻笑了一声“今天的结果是他应该承受的,我不怪你。”

 

“可是我还是骗了你。”苏沐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抬起了头“舅舅,对不起。”

 

“都过去了,忘记吧。”穆柯伸出手,摸了摸苏沐秋的头“你没错。”

 

回医院之后,苏沐秋目前的状况就是不吃不喝只会发呆,叶修也只能坐在椅子上,陪着他等他开口。

 

“他开枪的时候犹豫了一秒。”苏沐秋最终还是开口了。他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很复杂。理智提醒他,这个人双手沾满了鲜血。感情提醒他,这个人是舅舅一生的至爱,这个人对你很好。

 

“我家的事情很复杂,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一场大火之后,我只有舅舅和沐橙。”苏沐秋眼睛盯着天花板尽量的想把眼泪留在眼眶里,但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留下来,沾湿了枕套。“相依为命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后来我们遇见了Ghost之后就是狗血般的爱情故事,他接纳了舅舅接纳了我和沐橙。”

 

“你没错。”叶修觉得苏沐秋不需要安慰,需要的是认同。

 

“可是我还是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开枪的时候学会的第一课是不要造成连带的伤害,保证第二人的。但是这一次他造成了最亲近人的最无法挽回的伤害。

 

葬礼过后的一个月,穆柯处理好国内的一切后就移居国外了。苏沐秋作为一个病号在前一天进行了第二次手术送别的人只有叶修一个。

 

“替我好好照顾他。”穆柯抱了抱眼前的年轻人,他相信叶修很快的就会让苏沐秋回归于正常的生活。送走了穆柯,叶修并没有离开机场他在等一个人。

 

“你要的东西。”叶修递给男人一个袋子,男人接过来翻看了一下。在叶修的发旋上留下一个亲吻,之后便飞快的通过VIP通道登机。

 

半年后苏沐秋出院婉拒了冯老的邀请,开了一家侦探社。在挣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的时候,买了戒指拉了条幅拿了个大喇叭在叶修宿舍楼下求婚,震惊了整个医学院。两年后叶修顺利的毕业留在了法医科。


评论
热度(20)

© 甜甜的梨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