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韩叶、楚郭

【伞修】 迈向黑暗的圆舞曲 1

设定:ABO世界

          主伞修、其余CP不定时掉落


序曲(1)


都市传说流传于每一个角落,被童话渲染之后再被提线木偶般的流传。Q是荣耀国度久经不绝的传说之一,Q无时无刻不在,它存在于每一个角落里,若有怨恨皆可化解。

 

 

荣耀帝国风雨不倒的存在了几百年,负责帝国安全执掌财权的是微草、蓝雨两大家族,而军队支柱的是轮回、霸图两方较量。至于本应该算上的嘉世在一年前破灭重组,从此支撑帝国的五大家族便变成了四大。

 

 

作为荣耀帝国资历最老的冯宪君被尊称为冯老。冯老,举办的晚宴自然由于身份的原因变得十分热闹。年过半百的老人向所有人宣布了他的新任继承人----周泽楷。

 

 

omega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华丽的礼服一颦一笑都十分讲究,只求那个一身合体西装长相帅气的继承人肯多赏识一眼。Alpha穿着考究的西服,谈吐幽默都盼望着能得到继承人的垂青,作为好友分得一杯羹。

 

 

叶修手里晃动着一杯不含酒精的香槟躲在角落里看一场各家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轮回当家人的好戏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端着酒杯走到他面前做着自我介绍了。

 

 

“周泽楷”年轻帅气的Alpha走近正在角落里无所事事的叶修。

 

 

 

“抱歉,请您稍微离我远一点,您身上的压迫感太过强烈。”叶修起身,抬起杯子象征性的抿了一口酒“叶修,不胜酒量请您见谅。”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叶修稍稍的后退一步,看着仪表堂堂的周泽楷,保持着刚刚好的微笑心里想着“拜托了,大少爷您离得远一点吧,我都成靶子了,下次我不抢轮回资源了您看行不?”

 

 

“罂粟,有毒。”周泽楷扔下一句摸不到头脑的话后便错步离开继续他的应酬。被嫉妒和羡慕的眼神所包裹的叶修,并没有影响接下来的心情。喝了小半杯酒,躲到花园里一直到晚宴结束。

 

 

夏夜的凌晨三点,天已经蒙蒙亮了,冯老的宴会也接近尾声开始散场。叶修在西服外套中取出香烟点燃,刚刚结束的宴会人潮还没散尽,几声枪响便打破了莺莺燕燕、大腹便便、相谈甚欢、假面惜别的场景。

 

 

“啊啊啊啊”女人的尖叫声格外的刺耳,在生命的威胁下穿着西装的男士也不再顾及颜面绅士风度尽失,礼服裙的女士胆小的已经晕了过去,剩下的不断的在尖叫场面一度混乱。

 

 

“几声?”身后的压迫感越来越强,“三声”叶修倒是没回头,依旧右手掐着烟看着眼前的景象“奢靡啊。”

 

 

“见面礼而已”声音渐行渐远缥缈无影,叶修扔掉烟头用皮鞋踩灭,这时姗姗来迟处理现场的警卫队已经到位。

 

 

“现场没有成伤亡,惊吓过度的倒是一堆。”邱非站在叶修身边汇报着情况“这个级别的宴会,也就那一位回来了,才敢砸场子。”

 

 

“除了他,我也想不到别人。”叶修十分赞同邱非的想法,只不过一个是凭空猜测一个是真正的见到了来人。当叶修觉得烟味飘散的差不多的时候,便径直的走向正在处理现场的韩文清。他倒是没想过这次事件竟然直接的惊动了霸图的当家人。

 

 

“初次见面”叶修向男子伸手“叶家,叶修。”

 

 

“韩文清”韩文清伸手回握,叶修感觉到握手的人在加大手劲“怜香惜玉,您可否了解一下?”

 

 

“一个omega这么晚还在外面乱晃的,的确少见。”韩文清松开手,眼神打量着叶修这位大名远扬的主不认识他的人还真是少见。

 

 

“您错了,是一个未被标记还出来乱晃的omega。”叶修抽出手“既然警卫队来了,我也就不打扰韩队查案了。”

 

 

Alpha 、 beta 、 omega这是性别分类,如果在细致分层,可以分为纯血和非纯血。在上流社会纯血A娶纯血O繁衍生子孩子一定是纯血的A或O,继而继续繁衍。Omega一辈子只能被标记一次,但是纯血的omega可以被反复标记,当然纯血的omega也是万里挑一,百年难遇。作为纯血的上流人士叶家双生子一A一O被称作奇迹的双生。

 

 

 

黑夜是最好的伪装,哒哒哒,随着迈向阶梯的脚步声响起荒无人烟废弃工厂的地下室的灯也一阶一阶的亮起。映入眼帘的是无数个拼接着的电子监控器,每一个屏幕上都显示着不同的画面。害怕吗?要是知道整个城市都在被监视。

 

 

“想知道什么?”屏幕前方的转移转过来,是一位古稀的老人。嘴里叼着老式烟斗,看向面前的年轻人。

 

 

“他回来了?”年轻人递上黑卡,老人接过迅速的刷卡“Q让我转告您,这仅仅是开场。”青年人接过银行卡,向老人点点头便离开。随着来人的离开,地下室的灯光逐渐变暗,一个红色的激光点出现在老人的太阳穴附近。

 

 

‘砰’地一声,老人倒地一切又归于平静。

 

 

当叶修来到工厂地下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被狙击枪击中的一具尸体,“越来越没用了,倒退这么多。”话音刚落,所有的监视器突然一阵花屏之后一个个大写的Q便出现在屏幕上。

 

 

“嘘,我会伤心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回来了”随后一切又归于平常。叶修看着眼前消散的花体字母,轻轻一笑“恭喜。”

 

 

伸张正义,审判罪恶。但是真正的正义会出现在哪里?是法院还是监狱或者是那些自认为是正义守护者的人们?乔一帆坐在最后一排,倾听着站在中央位置的法官大人做出最后的审判。

 

 

无罪,这是法院给出的最终答案。

 

 

当宣布判决结果出来之后,坐在看客位置上的乔一帆目睹了两种状态。败诉一方委屈哭泣,胜利的另一方不屑嘲笑。

 

 

“凭什么,你这个小杂种,我要宰了你。”打扮朴实的中年男子被他身边的妻子拦住,而另一方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少爷被保镖层层护住。

 

 

“这是为表歉意,老爷和夫人给您的补偿。”管家打扮的老人递给中年人一张银行支票并且半威胁到“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

 

 

小少爷一行人离去之后,中年男子抱头痛哭而他的妻子仿佛并没有一点伤心的表现,折好支票放在随身的小包中开开心心的说道“别哭了,有了这些钱,我们可以带着她离开这里,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生活。”

 

 

“别碰我,滚。”男人甩开妻子,负气的离开。乔一帆在男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塞给了他一张黑色的名片。

 

 

医院似乎是人们祈求最后希望的唯一途径。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是人们总期望医院里的白衣天使们能够救回他们最重要的性命。

 

 

“庸医。”发疯似的男人穿着病号服拿着砍刀砍向路过的医生,只因为诊断书上的那句无药可医。方士谦看着前途无量的年轻医师被当场砍断的手指头摇摇头,无妄之灾。医师的妻子挺着几个月的肚子在陪床,方士谦趁着妻子睡着之际悄悄的在床头放上一张黑色名片。

 

 

咖啡厅的钢琴曲舒缓和温柔,苏沐橙缓缓的搅动着拉花,看向窗外正在争执的男女。“你为什么不爱我,我这么爱你。”女生声嘶竭力的喊着,但是男生还是一把甩开女生搂着自己的新欢离开。渣男呀,楚云秀掐着烟没点看着眼前不断哭泣的女生,真是个傻女人。

 

 

“擦眼泪,大街上哭真的很丑。”苏沐橙走过去递给女生一张纸巾顺便偷偷的扔了一张黑色的名片在女生的包包里。

 

 

那些被放在不同地方的黑色的名片,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花体Q占据了整个名片的中部被金色勾勒出。Q存在于整个都市传说中,如有所求,皆可化解。

------------------------------------3------------------------------------

不定时掉落

评论
热度(34)

© 甜甜的梨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